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秘籍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秘籍网 秘籍网 江湖 中医岐黄 查看内容

当一个中医能摆脱见症治症的桎梏的时候,我觉得就可以算入门了

2022-11-2 11:20| 发布者: 管理员| 查看: 37| 评论: 0

摘要: 今日那个失眠的患者前来复诊了。运气还不错,又蒙对了一回。虽然失眠,但是没有用常规的治疗方法,虽然用了伤寒的方子,但是也不是按照原文方证对应。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方法是不是最好的。但我想对于患者而言,最 ...
今日那个失眠的患者前来复诊了。运气还不错,又蒙对了一回。
虽然失眠,但是没有用常规的治疗方法,虽然用了伤寒的方子,但是也不是按照原文方证对应。
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方法是不是最好的。但我想对于患者而言,最关键的不是你懂多少!而是他的问题你解决了多少?
三剂药,你能让患者看到效果,他就很认你了。
曾经我怀疑过中医,因为在课本上,失眠就那几个症型,对症处方,那么中医似乎也太简单了。
虽然,我可能水平还不咋的,但我毕竟还是有点小自豪。
当一个中医,能摆脱见症治症的桎梏的时候,我觉得,就可以算入门了。但仅仅是入门而已!
所以,我觉得自豪,因为自己好像摸着中医的脉搏,站在中医的门口了。
有喜悦,更有担忧!喜悦的是自己站到了门口,担忧的是,凭自己的悟性,还不知道能不能进门!

今天居然来了个急症的患者。这对我而言,确实是一个考验了。从某个角度,中医已经退出急症的舞台了。毕竟医疗风险是很客观的问题。但是面对患者、我又实在不忍心拒绝。
急性右下腹疼痛半天。既往曾发作过两次。都是西医按急性阑尾炎治疗。
因为他父母在我这里看病,这次他父亲居然让他来看中医。
很多喜欢中医的人,都喜欢埋怨环境,喜欢攻击西医,到底我们中医临床的萎缩,是因为西医太强大?还是我们自己没效果?
中医的现状,说到底还是中医自己造成的,我们在埋汰各种西医弊端的同时,有没有认真反思过,在这些疾病上,我们中医效果又如何?
急性阑尾炎,属于普外最常见的一个病,除了大黄牡丹汤,或者大部分的中医见到这个病名,就是想到这个方子吧!
这个病,在现有医疗水平下,基本是刀到病除,当然抗生素疗法,也很有疗效。看患者的病例,四月份发作,七月份发作,都是西医治疗的。
患者并不傻,当一个病反复治疗几次,都还是发作的时候,他终于想起要看中医了。但假设他没有在我这里看过病,是不是也会这么肯定的把孩子交到一个中医手上?
患者永远是单纯的、有时候单纯到幼稚,因为他们并不懂,一种医疗方式的选择意味着什么,但患者只认一个简单的道理,服药而后有效。
看完这个患者,患者是很开心的走了,因为他相信吃药就会好,但我的心却要悬起来,至少明早才能放下。
假设药后无效,万一化炎穿孔,引发腹膜炎,进而肠坏死,甚至生命危险?
太多的不确定,让你一颗心一直都悬着,直到药而有效!
所以说,我其实很怕患者。只希望这次我还能蒙对!

这又让我想起了昨天的一个患者。她坐在待诊椅上,双目无神,魂不守舍。见她第一眼,我的心蓦然一动,好像感觉会发生点什么。
我是第一个开诊的,到得最早。果然我的灵感没有错,我刚坐下来,她就跟进来了,说了声,医生我想看病。
处于习惯,我一般都认为凡是看病,首选西医。所以,我就问她,你看中医还是西医?
问她的时候,我已经准备好告诉她,西医在隔壁。结果她的回答让我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我看中医!
我有点纳闷了,居然还有大清早看中医的,看中医那没得选了,就是我。
她没有病历,而且买了早餐,似乎也没有心情吃,把包啊,早餐啥的,都丢在我的诊台上。
正在我看病的时候,我的同事走到门口,问她,是不是掉了手机。
其实我并不想给她看病。我直到,如果病人不是介绍来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随便糊弄下就行了。
职业的麻木感,让我对患者已经失去了同情心。况且前两天的阴影还没散去,治好病还被患者责怪,让我显得烦躁与不值。
但看着她魂不守舍的样子,终究还是不忍心拒绝。

于是开始询问病情。她是老病号了。患得是支气管扩张。这两天突然加重了。而且开始咯血。
一听这个病名,我就有点后悔了。这个患者不该接。可能很多大师级别得不怕得,啥都敢治。但我学过西医,我知道这个病,是很难缠得。搞不好大咯血,那就难治了。最关键的一点,患者已经没有治疗的信心了。
每次去看病,医生都说无法根治。
每次都是反反复复。中医也看,西医也看。
于是我决定,先拍片吧!

呵呵!我又做了一回中医的叛徒。人家看中医,我让人家拍片。估计不少人看到这里已经义愤填膺了,或者说离奇愤怒了。
经过我的解释,她同意拍片。结果出来了。
我一般喜欢自己看片。所以也亲自走了一趟放射科。
右下肺有滤泡,且双肺萎缩征兆。肺气肿前兆。
回到诊室,我啥都没说。拿了一张纸,从西医病因病理,到西医预后及治疗,讲了半个小时。
其实我也不想讲西医,作为一个中医,居然讲一大堆西医理论,这是不对的。是伪中医。
但是我不得不讲。
讲完了,我问她,我说你信我不?
我这么一问,她立马就哭了。
她说医生,你让我怎么信你?
她把我问住了。是的,她凭啥信我?
我看了这么多医生,每个医生的结论都一样,每次治好又复发,你让我怎么信你?


我啥也没说!我能说什么呢?她说的是事情!我无法反驳。
等她心情平静,我就说,那你愿意听听中医的见解吗?
她说可以。
说完就丢过来一句话,医生,我是不是很虚?我有贫血。上次在你们医院,有个医生给我开的补血的药,后来我又找教授看,教授说,方子太热了。
我没有说话。
停了下,我就给她解释,其实补血也对,太热也是实情。但是你并不是虚。
肺主皮毛,你的病根是寒气郁表,导致热生于里,里热引起肺燥,肺燥则津液无法滋润,津亏则血热,突出血管就咯血了。同时寒气把皮肤郁闷了,就好比阴天,阴沉沉的,脾胃就没精神,没精神就不想做事,不做事生化就不足。所以你就贫血了。
可能这都不怎么像一个医生说的话。一点都不专业,甚至有点胡扯。
但多少,她懂了一些。

大概讲了半个多小时,她终于有点懂了。就说,那医生,你给我开药吧!
我没有动。她有点纳闷!
我说这个药,我开不了。她说,为啥开不了?
我说,你现在已经没有信心了,已经被这个病打倒了。你都魂不守舍了,这个状态,吃药也没效果的。
于是我又开始谈,又去了半个小时!

然后是开方。我说,我给你开三剂药,但是我是蒙的,吃得好,你就好,吃不好就会坏。
她立马就紧张了!啊!为什么啊?她紧张得问到。
我说,你不要紧张,你担风险,我也担风险,你的风险是恶化,我的风险是饭碗。我要是把你治坏了,你来告我就行,一告我就得丢饭碗,因为我用了禁药。
于是我又给她解释了十多分钟。
最后她也豁出去了。吃就吃,她说。反正都这样了。
看着她那个样子,我知道,她也下决心了。你敢吃,那我也敢赌。
第一个药:麻黄。
对于一个舌苔黄燥,咯血,黄痰,脉弦细的患者,这个药估计又要被大师们骂死了。
一共写了六个药。
麻黄杏仁甘草石膏麦冬五味子

开完方,交代注意事项。她走出去了,又回来了两次。
我可以理解她为何又回来。我说三剂药,你放心,咳嗽咯血肯定能好,但是要断根,你后续还要调。
这个故事,我放到今天才敢讲。
方子是开了,但蒙对还是蒙错,我不知道。但我也做好了被找麻烦的准备。
有些事,事先最好准备了,麻烦来了,也就不怕抱怨了。

其实我也很想推,推掉她,让她继续输液,继续去其它地方吃中药。
我也乐得清闲。
但是当你看到她那疲惫的眼神,作为医者,又如何忍心?
同时我也反思,为什么那么多中医,就死死抓住清热生津,滋阴润燥?
当患者因为服用中药而到麻木的时候,到底是中医的悲哀,还是患者的悲哀?
我只希望,这样的病人越少越好!
人终究是渺小的,虽然我能治她,但有一天我一样会遇到治不了的病。那时候,除了无奈我似乎也毫无作为。
唯一希望的,就是在行医生涯中,这种事不要太多。
生命与脆弱的心灵,承受不了太多的沉重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秘籍网 ( 苏ICP备15516793号 )     

GMT+8, 2022-12-5 10:10 , Processed in 0.116522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